Author Archives: VHL Partners

婚姻/同居关系破裂时,不可忽视的财产分割问题

博通会计师这期会专门给大家介绍下 在澳洲 事实婚姻(包括同居哦)的财产分割所导致的税务问题〜 在澳洲,比起结婚,越来越多的人想保持同居关系。从2009年开始,同居关系的双方在关系破裂时,和结婚关系一样,可以向家庭法院或者联邦法院申请财产分割。 如果您和您的另一半在之前拟定了同居协议,那么只要简单的服从协议就好。但是实际上,大多数人并没有签署此类协议,这种情况下,当双方关系破裂时,建议大家务必考虑以下事项,完成最后的财产分割事宜。 No.1 增值税 自1985年9月20日开始,增值税产生于资产所有权转让。一般的资产包括房产,机动车,公司股份和信托受益权等。但是,如果在关系破裂后,当您转让资产给您的配偶时,澳洲税法会给予自动的增值税获免。换句话说,资产在转让中所产生的利益在税务上可被忽略。当然,如果受让人配偶在后续处置资产中得到增值利益,则需要计算到增值税中。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Ellison v Sandini Pty Ltd(2018)的案例,增值税的自动获免仅仅适用于从配偶或公司向另一配偶转让的情况。当转让是从配偶或者公司转让到另一个公司时,则不适用于此豁免条例。 No.2 Division 7A 部分资产从公司转让给前配偶的情况并不少见。这里涉及的问题是公司的资产转让到一个股东还是股东的关联人/公司。 如果资产按照法律规定的价格直接转让给股东,则根据第44条将其视为普通分红来处理。 如果资产转让到一个关联的公司,根据Division 7A 109C将会被被视为特殊分红。 唯一的例外是当资产在家庭法院的命令下,强制性被转让到一个关联公司,则在这种情况下它将属于Division 7A 109J的部分。 鉴于此项法案的复杂性,建议大家在操作之前,务必要咨询靠谱的会计师。 No.3 财产或收入来源 在清算期间,家庭法院只能处理听证会当时已存在的,现有的财产。换句话说,尽管收入来源可能会影响法院关于如何分配婚姻资产的决定,但法院没有权力去下令解决尚未属于其中一方的未来收入。财产来源包括(但不仅限于)养老金、以现金形式的长期服务休假、遗产的受益权、税收损失和家庭信托等。收入来源必须由财产结算方披露,任何一方未正确上报收入资产数额的,将可能会面临处罚。 No.4 退休金 过去,退休金被认为是法院不可触碰的资产。但是自从2001年以来,我们可以根据利息百分比或基数来把退休金作为婚姻资产的一部分来分割。如果您和配偶拥有自营养老金(SMSF),那么此养老金账户的余额和资金管理都会受分割的影响。除此之外,通常会发生的情况是,SMSF将不会有足够的现金来立即支付非自营养老金成员的配偶, 在此情境下,将会导致养老金被迫出售其资产来支付配偶。如果这种事情发生,你需要确保基本金额的计算包括增值税和销售成本。另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SMSF的结构。如果您的自营养老金是个人受托人结构,或者您和您的前配偶都是受托人,那么您需要确保在分开时,对SMSF的结构做相应的变更。 No.5 子女抚养费 如果您和您的前配偶有18岁以下的孩子,那么您孩子的抚养费用也是您需要考虑的事情。通常,子女抚养费的数额基于公式。有时公式的计算可能会发生变化,主要是因为公式不能公平地反映应该发生的事情。比如,孩子是否按照父母双方满意的方式接受教育(如果孩子过去上的是私立学校,那么子女抚养费的数量应该足以保持相同以维持现状),是否有任何经济收入不是通过公式计算到的,以及孩子是否有任何的健康问题等等。如果在确定了特定的抚养费比例或金额后,又发生任何意外的话,则由孩子的担保人负责支付。因此,越来越多的人更愿意签订一份具有约束力的子女抚养协议,同时创建一个双方都投入资金的联合账户,这是管理这个问题最透明,最简单的方法。最后同样重要的是,整个程序所需的时间长度也会影响到经济成本。如:法庭时间周期,律师收集所有信息以及制定策略的时间,这整个过程可能需要3-5年,费用可能会远远超出您的预期。因此,建议您与优质的家庭法律师及会计师团队合作,为您在经济及资产分配上,做好全方位的规划,制定最低成本的解决方案。 Reference: https://www.ato.gov.au/Forms/Guide-to-capital-gains-tax-2019/?page=81 https://www.ato.gov.au/General/Capital-gains-tax/Relationship-breakdown/ https://www.ato.gov.au/Business/Private-company-benefits—Division-7A-dividends/In-detail/Division-7A—Marriage-or-relationship-breakdown/ https://www.ato.gov.au/Individuals/Super/In-detail/Withdrawing-and-using-your-super/Super-and-relationship-breakdowns/ https://www.ato.gov.au/General/Dispute-or-object-to-an-ATO-decision/In-detail/Information-for-your-objection/Capital-gains/Marriage-or-relationship-breakdown/

Tax Implications on the relationship broken down

Nowadays, more and more people prefer to stay in a defacto relationship with their partners instead of getting married. As a result, starting from 2009, parties with eligible defacto relationship which has broken down are allowed to apply to the Family Court or the Federal Circuit Court to have financial matters determined in the same […]

Uber vs Taxis

While Uber services are being more and more popular in our life, the tax issues related to Uber services have also raised people attention. There are doubts about the GST treatment for service providers and the FBT treatment for employers. This article will discuss related tax policies, issues and what are the treatment for each […]

Uber & Texi 从业者的税务解析

随着共享经济的繁荣发展,Uber成为了一个重要的服务项目。在澳洲越来越多的人会选择Uber赚取额外的收入。比起开Taxi更加简单,灵活。本月的税务专题将会具体给您讲讲关于Uber的那些事儿!如果您是Uber从业者,您需要注意以下的几个税种对您税务的影响。 GST Implications 那么我们从消费税说起,消费税法案(GST Act)有所说明,所有的Taxi Travel骑行外包安排(Ride-Sourcing Arrangements)符合消费税目的的都要缴纳消费税。但是要注意了哦,首先,司机们必须要申请澳大利亚商业号码(ABN:Australian Business Number),并且注册GST。其次,计算所交消费税的时候,需要用的是成交价(Full Fare)去计算,而不是任何方式的税后所得噢!在提交频率上来说,每月或者每季度地提交业务活动报表(BAS:Business Activity Statements),了解如何开具税务发票(需当全程票价超过$82.50,顾客要求时提供),是不是so easy呢?但是需要强调的是,  通常来说的 $75000的营业门槛在这里并不适用,也就是说,无论您期待的年营业额是不是达到了$75000, 都需要缴纳消费税哦。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的uber服务到底是不是所谓的符合Taxi Travel的概念呢?根据Uber法案,联邦法院作出一项宣告命令:Uber司机提供的服务符合“Taxi Travel”这一范围,出租车旅行应该被解释为一个整体,而不是关注如何识别“Taxi Travel”,要收到商品及服务税GST的限制。   Income Tax Implications Uber司机们还要注意的是,需要在所得税申报表(Income Tax Return)中包括Ride-Sourcing Income(全程票价,津贴以及小费等等),并且只允许申请扣除与运送乘客相关的票价:比如,将汽车花费的总费用分配到真正实际提供乘车服务的时间上。此外,需要好好保留所有的收入和支出的记录以便纳税哦。 举个例子:您接了一个单,顾客付了您 $110,那应付的GST就是$11,平台扣除掉自己的提成部分$22,这时,您有权申请$2的进项税抵免(Input Tax Credit)和$20税收减免($22-$2=$20)现在,是不是清晰明了了呢?   FBT Treatment 对于大多数客户来说,Uber和Taxi可能是相同的。然而,对于服务提供商和乘车服务促进者来说,故事可能完全不同,特别是从税收角度思考时。在哪些情况下,“Taxi Travel”收入是可以在税务前减免呢?FBT(Fringe Benefits Tax)评估法在1986年提供了如下种情况: 1.       任何收益来源于单程的“Taxi Trip”开始或者终止于工作地点的,均为免税受益。 2.       免税受益如果来自于: a 旅程是在员工生病,受伤情况下以及 b. 是全部或者部分旅程在I员工的工作地点 II员工的居住地 III员工因疾病或者受伤而需要,或者应当达到的任何地点。 2017年9月27日,ATO发布了关于“出租车定义”的讨论文件,文中表示他们对“出租车”含义的初步看法应该是“公众可以租用的车辆”,被许可以其方向运送乘客以支付票价,该票价通常(但不总是)通过参考计价器来计算。 总的来说,“Ride-Sourcing Services”能被定义为“Taxi […]

The Government’s income tax cuts have been passed by the Senate – How much we can save?

Senate crossbenchers Jacqui Lambie and the Centre Alliance confirmed their support on Thursday morning, clearing the path for the new laws, which independent Cory Bernardi has long supported. This year: Modest cuts for most Australians Modest tax cuts are available to millions of Australians almost immediately. People earning between about $21,000 and up to $126,000 in […]

为辛勤工作的澳大利亚纳税人减免税收:从2019个人所得税开始!

好消息!政府对2019-20联邦预算中公布的个人所得税计划(Income Tax Plan)的修改现终成为法律。 2018-19从2018-2019财年开始,中低收入税抵消额(Low and Middle Income Tax Offset:LMITO)的最高金额从$530增加至$1,080;基数将从$200 增加至$255。 变更将会持续生效到2021-2022财政年度。如果您已经提交了你的2018-2019的纳税申请表,不要担心。ATO( Australia Taxation Law)正在实施必要的系统变更,无需申请修改,您将得到您有权获得的低和中等所得税抵消(Low and Middle Income)的增加部分。任何退税将会直接存入到纳税人指定的银行账户如果您还没有提交2018-2019纳税申请表,那么您在纳税申报表时需要考虑到这些变化。2022-23从2022-23财政年度开始,个人所得税税率将发生变化,19%税率的门槛将从$41,000提高到$45,000。此外,低收入税抵消额(Low Income Tax Offset : LITO)的最高金额将从$645增加到$700。2024-25最后,从2024-2025收入年度开始,32.5%的税率将降至30%。应税收入相对应税率的门槛也有所改变,此外,作为不可退还的抵消(non-refundable offset),任何未使用的中低收入税抵免都不能退还。中低收入税抵消额将会直接减少应纳税额,但不会减少医疗保险税(Medicare Levy)。如果不是所有抵消都用于减少应付税额,则不退还任何未使用的部分。 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您有权获得的中低收入所得税抵消金额的信息和算法,请联系博通税务会计事务所,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Reference: https://www.ato.gov.au/Tax-professionals/Newsroom/Income-tax/Low-and-middle-income-tax-offset-now-law/?=redirected_atoo_agentlmito https://www.ato.gov.au/General/New-legislation/Lower-taxes-for-hard-working-Australians–Building-on-the-Personal-Income-Tax-Plan/

Increasing and Extending the Instant Asset Write-Off

  On 6 April 2019, the Treasury Laws Amendment (Increasing and Extending the Instant Asset Write-Off) Bill 2019 (the Act) received Royal Assent as Act No. 51 of 2019.   The Bill was originally introduced proposed to give effect to the Government’s announcement of 29 January 2019 that: the instant asset write-off for small business […]

Individual Rates of Tax – 2018/19

Resident Individual Non-resident Individual Low-income Thresholds – Individual Low-income Thresholds – Families Medicare Levy Surcharge Dependent (Invalid and Carer) Tax Offsets Note, the ATO generally refers to this offset as the Invalid and Invalid Carer Tax Offset to avoid the impression that it may be claimed in respect of any dependant of a taxpayer. Notionally Retained Dependent […]